香港加僑反邪教協會
Anti-Cult Association

Latest from Anti-Cult Association

歡迎網友投稿 – 衞仁

法輪功的動機與目的

今年(2019年)的4月底及5月中,法輪功分別在港島區及九龍半島發起反中國、反政府、反科學的遊行活動,受遊行影響,港島區及九龍半島多處實施封路措施,多條主要交通幹道,例如:英皇道、金鐘道、彌敦道、長沙灣道及佐敦道等等受影響長達六、七個小時,電車、巴士、小巴等等公共交通工具受阻,市民怨聲載道,諸多街道行人受困路邊,被逼等待遊行隊伍橫越馬路,始能緩慢過路,試想像頭頂卅多度的酷熱烈日,無奈在行人路接受太陽「乾煎」,而且還要目睹耳聞法輪功不堪入目的妖言邪論,市民能夠不沸騰、能夠不謾罵無事生事,破壞社會安定的法輪功教眾嗎?

法輪功在香港存在的第一天起,他們其實都未能爭取大多數香港市民的支持。法輪功的集會手法、展板內客,例如「天滅」、「解體」、「法辦」、「退黨保平安」、「模擬人體解剖」等等都引起大家反感:一個自稱宗教的團體,為甚麼要當起主宰者,顛覆、抹黑一個政權?甚至其中有人自認是天王,下來凡世拯救世人,背後代表甚麼意思,帶出甚麼意義?

以事論事,法輪功作為在香港合法注冊的團體,香港人從來沒有阻止過他們集會,又或限制他們信仰以及表達訴求的自由。十多年來,法輪功都有他們自己的集會,香港人則有香港人的忙碌。大家道不同,雖然不相為謀,卻是和平共存。這是自由社會中對異見和異己最基本的尊重,也是香港人表現出來的素質與教養。法輪功雖然在香港是合法注冊,但是眾所周知,法輪功是中國是「取締」的同義詞,已經定性為一個邪教組織,是中國公安嚴打的對象,香港警方不能像大陸公安般「拉人封艇」,但是對於法輪功不斷地濫用遊行集會自由,作為執法及維持治安的政府部門,警方不得不出面,維持法輪功在遊行期間的秩序,確保反法輪功團體的示威和平有序地進行。

“無喇喇做乜要封路呀?阿SIR,我趕時間呀!” “因為有遊行,無辦法喇,要等等!”法輪功每次在香港集會遊行,聽得最多的,不是他們大鑼大鼓、令人不勝其煩的噪音污染,反而是普通市民收到封路措施影響而不滿的聲音,其實大家都明白,市民不滿的對象不是香港警方,而是多年來打著宗教的幌子但卻不斷招搖撞騙的法輪功。

警員執行警務,確保社會上每一個人的生命及財產得到保障,市民看在眼中,心裏是明白及了解的,但是對於法輪功這麼多年來在香港挑風起雨,又是否每一名市民都有雪亮的眼睛可以看得透徹?

法輪邪教遊行過程中,帶頭的樂團遍發哀鴻、令人煩擾,隊伍中更有人高舉叫人“起訴國家”、“解體國家”等奇怪標語,途人都為之側目,有人甚至當眾斥責法輪功誣衊國家,無事生事,以破壞中國人社會安定為首要己任。有病唔醫、教主崇拜、精神控制等等,是法輪功遊行期間帶出的強烈訊息, “祝教主李洪志萬壽無疆!”這些說話,在2019年的社會,還應該出現嗎?

古語有云:「一葉知秋」,當年納粹黨在德意志也是合法的政黨,讓人的感覺只是一批人的思想極端罷了,可是結果呢?如果能夠把納粹思想消滅在萌芽,猶太人的苦難就少了很多。同樣的道理:一個只會推動教主崇拜、精神控制、誘使自殺、生病不須醫的所謂宗教組織,做出來的只能是傷害社會、損害人民身心健康的邪教行為。

時間推前到廿多年前,某些人以特異功能的形式,表現其能人所不能的「特異功能」。他們又懂得投其所好,百姓最關心的是本身健康,他們就標榜自己什麼病都可以醫得好,從而達到騙財的目的。其實只要深入研究與觀察,就會發現那些所謂的教義錯漏百出,反邪、講科學才是堅定的觀念。有人認為,「真善忍」的教義,其實只是一件絢爛的外套,內裏卻是一件「假醜惡」的內衣,氣味難聞、不堪入目。

香港近年政治掛帥,紛爭不斷,民生實事卻停滯不前,常言道:不進則退,香港根本就是正在退步的一個地方,還要她繼續後退嗎?市民如果不認清法輪功的真面目,繼續容許他們搞一些勾當,破壞平靜的生活,將來的香港,只會輸得更多。法輪功就像一個陰魂不散的黑影。悄悄地來,大張旗鼓地鬧一下,又悄悄地走,連教眾自己都知道被人討厭,但是還要這樣做。他們的動機與目的是甚麼?

為中國人帶來麻煩。

筆名 衞仁



Leave a Reply
留下答覆